动画淫母

logo
當前位置:首頁> 熱門排行 >講座紀要 | 王寧:全球化時代影視傳媒的功能
熱門排行

講座紀要 | 王寧:全球化時代影視傳媒的功能

2020-11-17 07:32:30

主講人簡介

王寧,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上海交通大學人文藝術研究院院長。學術兼職包括中國比較文學學會會長,中國中外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中國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等。王寧教授著述甚豐,對現代性理論、后現代主義、全球化與文化問題、世界文學、翻譯學等領域研究精深,出版英文專著兩部,中文專著十多部,論文四百多篇,其中英文論文130余篇,收錄SSCI和A&HCI數據庫論文近100篇。

編者按:5月9日上午,應南京大學藝術學院邀請,長江學者、上海交通大學藝術與人文學院院長王寧教授,在南大鼓樓校區藝術學院學術報告廳,為南大師生帶來了一場題為《全球化時代影視傳媒的功能》的精彩講座。王寧教授首先回顧了全球化時代的來臨以及其特征,指出近二十年來,全球化事實上作為一個契機,助推了中國文化的國際化。隨后,王寧教授從國際化、自由化、普遍化和星球化四個方面概括了全球化內涵,并分別對這四個術語進行了詳細、深入的闡述。在講座的第三部分,王寧教授圍繞全球化與傳媒的密切關系,剖析了在商業化和網絡化兩股力量的沖擊之下,中國電影、電視行業所面臨的多重挑戰。最后,王寧教授指出:如何應對這些挑戰,如何回應全球化進程中文化同質化的問題,這些都是當代的文化研究學者重要的課題。講座由藝術學院院長何成洲教授主持并做總結發言。講座歷時2小時,內容豐富,講解生動,引發了在場聽眾的熱烈提問。


  今天我是第一次來到新成立的藝術學院來演講。最近幾年來,我一直在從事世界主義、世界文學和全球化問題的研究,其中也涉及影視和傳媒研究。全球化問題研究不僅包括了經濟和政治問題,也包含有文化藝術和傳媒的內容。因此我把這次講座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全球化時代的來臨、全球化與傳媒、全球化時代的影視傳媒與網絡文化的功能。

  首先讓我們回顧一下全球化時代的來臨以及其特征。我們不能否認,我們當前確實處于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不管我們承認與否,全球化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無法回避的一個客觀存在。甚至可以這么說,我們現在離開了全球化也就幾乎無法生存。這一點,美國的日本裔學者和思想家弗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認為中國是全球化的最大贏家,事實上,美國也是全球化的最大贏家,只不過近年來美國的特朗普政府發現,全球化成就了中國,使得中國經濟突飛猛進的發展,其政治大國的地位也得以確立,所以美國便開始反對全球化,要限制中國的發展。那么這個時候中國該怎么辦?我認為,我們應當當仁不讓地承擔起全球化進程中領軍者的角色,所以我想在今后的全球化進程中,中國的領軍地位是越來越明顯的。

  經濟全球化的后果,隨著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已經變得越來越明顯。對于我們人文學科來說,它使得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價值觀念滲入到非西方國家,在文化上出現了一種所謂的趨同現象。很多人認為西方化就是一種美國化,并從一開始就認為中國文化不能進入全球化的進程,如果進入全球化的進程,中國文化就會被吞沒掉。當時我在國內最早使用“文化全球化”這個概念,因而受到了人們的批評。但是我卻反唇相譏:“為什么中國不能利用全球化的契機,來推進中國文化的國際化呢?”有些學者則說:“那是很難的。中國文化處于弱勢,西方文化處于強勢,搞文化全球化就等于是埋葬中國文化”。但是二十多年過去了,事實證明中國文化不但沒有被同化掉,反而地位越來越高。今天我們說中國文化走向世界已經不是一句空話,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個事實。

  在今天的西方國家,人文學科普遍處于萎縮的狀態,但中國的情況則有所不同。因此我告訴我的西方同行:“在當今中國,國家財政對人文學科的投入每年都有所增加,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的資助力度每年也在增加,高等院校的經費更是在逐步增加?!币虼?,就這個意義而言,中國確實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那么人們也許會問,全球化給我們帶來什么樣的后果呢?辯證地看來,它確實加劇了南北差異。根據全球化的法則,80%的人要服務于全球化,只有20%的人直接受益于全球化。所以,人們總是習慣地認為,抵制全球化的進程就是抵制美國的霸全。但近幾年來,尤其是西方經濟的危機狀況使得全球格局有所改變,人們對于全球化的初始看法也有所改變——也即并非只是西方國家受益,以中國、印度和巴西為代表的一些金磚國家也開始在全球格局中嶄露頭角。

  近三十年來中國經濟的騰飛,使得世人對中國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變。在我本人近年來的研究中,我認為中國在全球化的進程中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1990年到2000年,中國被動地融入了全球化的進程,主要的標志性事件就是中國加入了世貿組織。當時很多人認為中國入世是弊大于利,是在一個被動的情況下加入的。但是事實證明這是短視得看法。到了2000年到2010年這段時間,主要是中國適應全球化的階段。具體體現在中國的一些國有企業進行重組之后再度煥發生機,中國經濟進而騰飛。在這個階段,北京奧運會主要是政治和經濟上的勝利;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同時也是一個經濟上的成功。顯然長三角地區是明確受益于全球化的。到了2011年后,在全球化的進程中,中國已開始逐步扮演一個領軍者的角色,中國迅速地以一個“東方大國”的身份屹立在世界。

王寧教授在演講中


  用當代術語對全球化進行描述,我們可以將其概括為四個方面:國際化、自由化、普遍化和星球化。這四個觀念相互重疊互補,因此它們在廣義上指超越國家和民族界限的社會關系的增長。但這四個觀念又有不同的側重點,有時這些觀念甚至含義差別很大。因此在這些觀念中選擇其側重點,對我們了解和實踐全球化的理念是極其重要的。在這四個定義中,國際化主要指跨越國界的,常用于描述不同的民族國家之間的政治、經濟和貿易上的往來,帶有跨國的性質。自由化也即經濟上按照自由主義的模式運作,面向一個開放的、自由的國際市場。普遍化常被文化研究學者所使用。普遍化的觀念經常提出這樣一個假設:“一個更加全球性的世界,在本質上和文化上傾向于同質的世界?!?strong>這種論述經常把全球化描述為西方化、美國化和麥當勞化。星球化則指涉信息的傳播和文化的安全問題,例如電話和英特網使橫穿星球的通訊成為可能;氣候變化也包含了橫穿星球的生態聯系;美元和歐元成為全球性的貨幣;人權和宇宙飛船的話語的使用深化了橫跨星球的意識。這四個方面共同構成了全球化的多個維度。總之,全球化的出現使我們所生活的地球變得越來越小,幾十億人生活在這樣一個碩大的“地球村”里,彼此之間的交流變得十分便捷,常常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無需面對面。從技術層面來講,電信傳媒以及通訊業成為全球化最大的贏家。

  那么在全球化的時代,文化處于什么樣的狀態?在文化生產和文化交流方面,我們以傳媒為例。在所有的行業中傳媒與全球化的關系最為密切。從今天的文化市場情形來看,中國當代的文化研究正面臨著兩個機制的全球化沖擊。第一個是經濟全球化的日益逼近,以及隨之而出現的文化全球化。在電影和電視領域,文化全球化則體現在好萊塢大片的長驅直入進入中國文化市場以及國產影片創作和發行的疲軟。不過近期我們也看到了國產影片的生機,現在國產的影視也輸出到國際市場去了,《戰狼2》等國產電影的票房收入就十分可觀。

  既然全球化與傳媒有著如此密切的關系,人們所密切關注的問題就是,我們將如何抵制美國的好萊塢大片以及另一些有著世界性傳播影響力的跨國集團的入侵。我想就電視業而言,我們的電視業的確曾經也有過自己的蜜月,但是加入世貿組織后,也面臨著西方主流媒體和韓流的沖擊,甚至還受到了網絡的沖擊。所以這樣看來,經濟全球化的結果就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文化上的趨同現象。它使得西方的,尤其是美國的價值觀念如水銀瀉地一樣,無孔不入地滲透到其他國家,我國固有的民族文化也受到嚴峻的生存挑戰。今天跨國公司所波及的范圍早已超越了經濟和金融的領域,進入了中國的文化界和電影藝術界。一些在國際場合上獲得重大獎項的中國影片直接得益于跨國資本的支持和干預。我們都知道張藝謀的電影現在為什么可以傳播到全世界嗎?它們在很大程度上是得到海外資金的支持。還有一些在國內比較火的主旋律電影,為什么會如此走紅呢?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政府的資金和中央重大題材小組兩方面的支持。而處于這兩者之間,帶有先鋒實驗性質的電影就只能在夾縫中尋找市場,其生存是比較艱難的,因此這些影片的制片人就只能走取悅觀眾和面對市場的第三條道路。但這條道理也十分艱難,而且面臨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這實際上也是全球化帶來的影響之一。就今天的狀況而言,世界影視業面臨的一個直接問題就是美國影視的霸權,就全球化的本質來說,它隱含著一種經濟霸權和文化霸權。在經濟上,美國的經濟一直處于優勢和強勢的地位,在影視傳媒領域,它的強大和無所不及性也表現得十分明顯。面對這一情勢,中國以及一些東方國家的影視傳媒業將采取何種對策呢?我想這也是很多人在不斷爭論的問題。應該承認,面對美國的大規模文化入侵和文化霸權,一些東方和第三世界國家的文化產業和影視業至少在本國應該保護自己的民族文化和影視。例如在韓國和印度,就不僅有著自己的文化和影視作品,而且還將自己的文化產品出口到國外,尤其韓國的文化產業的收入在國民經濟總收入中占有很大的比重,當然這其中中國對韓國的文化產業的貢獻是巨大的。

  我們不妨設想,假如整個世界上的文化生產都呈現為同一種模式,在銀幕和熒屏上出現的都是好萊塢的制作模式,那么這將是多么的可怕!顯然,今天全球化所導致的文化趨同化的威脅依舊存在,是我們亟待解決的問題。我們應該從文化研究的角度來考察中國當代文學藝術的態勢,以及他們同影視業發展的關系。我們現在討論的文化研究主要是指向當代文化和非精英意識的文化,它包括區域研究、種族研究、性別研究和傳媒研究多方面。所以研究傳媒問題也是文化研究的一個方面,同時也致力于對其文化學維度的考察。既然影視傳媒業也屬于當代大眾文化,那么考察影視傳媒業也是文化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

講座主持人、南京大學藝術學院院長 何成洲


  但是另一方面,文化研究也不排斥對精英文化的研究,而文化藝術則是精英藝術的結晶。文學和影視盡管所使用的媒介不同,但這二者之間的關系實際上是難解難分的。我們都知道,優秀的文學作品,比如《喪鐘為誰而鳴》、《戰爭與和平》改編成電影后,通過寬大的電影屏幕得以充分展現其廣闊的戰爭場面。這些電影往往是先有了優秀的文學作品,從而為電影腳本的編寫提供了豐富的素材。所以同樣在當代,眾多的在國際電影節上獲得大獎的優秀影片的故事情節也取自文學作品。因此研究文學與電影的關系,屬于文化研究的范疇,也是我們從事超學科比較文學研究的一個不可忽視的研究方向。我本人曾考察了美國的高等院校比較文學的博士論文主題,發現,上世紀70年代主要寫現代主義的論題的比較多;80年代研究后現代主義文學的比較多;90年代以來便開始出現超越文學的文化研究,甚至直接研究電影的論文。在今天,這方面的研究的就更多了,包括電影、電視和網絡,還有性別研究、報刊新聞業的研究等都進入了比較文學博士論文的研究殿堂,而這在過去是不可能的。

  我們都知道,中國作家莫言之所以能獲得2012年度的諾貝爾文學獎,翻譯起到很大的作用。除此之外,張藝謀執導的電影也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就我本人而言,我第一次看莫言的作品不是通過它的文字,而是通過《紅高粱》這部電影,我就是因為看了電影之后才對之感興趣,然后才買了小說。所以《紅高粱》這部電影促進了部小說的普及和推廣,以及整個莫言小說被人發現和翻譯進而最終走向世界。英文譯者葛浩文也和我一樣,先看了電影然后才接觸到作品,最后將其譯成英文。因此文學和大眾傳媒的關系不應該是一種對立的狀態,二者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互補和促進。同樣,文學經典也并非一成不變,它所涵蓋的范圍始終在不斷的變化,其內涵也不斷受到質疑、重構并走向完善。經典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電影和電視的傳播。有些文學作品為了能走向大眾,也不得不借助于傳媒的推廣,比如中國的老百姓都知道王朔并不是通過其文學作品,而是通過看了電影之后再去讀他的作品。同樣一部電影或電視劇的成果,也會使一部久違了的文學名著重獲新生。這里我舉《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電視劇對小說的促進和推廣。我們如果出生在上世紀50、60年代,就會比較了解這部文學作品,當時我們都背過保爾柯察金的一段經典語錄。但是到了文革之后,描寫蘇聯革命的這類紅色經典就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隨著電視劇在中國大陸的成功上映,這部蘇聯名著再次進入到各大書店的書架上。當然這部電視劇的成功,還依賴于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跨國資本的加入。臺灣電影《臥虎藏龍》不但在國際上廣受好評,也再一次助推了中國文化的對外傳播。隨著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全球化的路徑將越來越呈現出雙向發展的特征。一方面是從西方到東方,同時東方文化也越來越多地擴展到西方。就文化本身而言,當代中國藝術處于中西方文化交融的語境下,進入新世紀以來的中國文學,在經歷了70年代末現實主義文學的恢復和現代主義的滲入,80年代先鋒派的挑戰之后,早已進入了新的發展態勢,這是一個沒有主流的多元共生的時代。在這個時代,各種宏大的敘事已經被解體,原先被壓抑的各種屬于非精英范疇的文學或亞文學的話語則異軍突起,對精英文學形成了強有力的沖擊。包括電影和電視在內的大眾傳媒的異軍突起,更是占據了日益萎縮的精英文學藝術的領地。眾多的文學家很難在新世紀找到曾經的廣闊文學空間,為人生而寫作或為藝術而寫作的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原則一度演變成為市場而寫作。盡管如此,我仍然堅信,只要有人類存在就會有文學存在。文學和文化研究絕不會消亡。


  其實影視傳媒所受到的挑戰并非來自文學,而是來自近年來異軍突起的網絡。網絡的使用為當代人開拓了一個無限擴大、廣闊的賽博空間,網民無需經過任何審查,就可以在網上發布自己喜歡的作品或散布各種未加證實的信息。同樣他們也無所顧忌地在網上欣賞西方世界的最新影片。簡言之,影視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第四媒體的挑戰。在中國,我們的文學藝術和影視則經歷了80年代后期后現代主義的沖擊和90年代市場化的影響。

  后現代主義對中國文學導致的直接作用是導致了兩個后現代變體的產生。第一方面是先鋒派的智力反叛,是觀念上和技巧上的超前,因而造成物質生產和文化生產在同一個國家不同地區的不平衡發展。另一方面則是大眾文化和消費文化的崛起。一切以市場所需要為目的,文化生產的成敗均以經濟效益為衡量的標準,這樣就造成了文化品味的低俗。影視藝術也遇到了同樣的命運,隨著近十年來電視藝術的飛速發展,電影的生產和發行受到了很大的沖擊,不少電影院不得不改行經營其他業務。

為了挽救電影日益衰落的命運,一些電視臺發明了電影電視,即利用電視技術和熒屏來展現一部完整的電影故事,但這仍是一種權宜之計。而全球化時代信息技術的發展則使得電視業受到互聯網的沖擊。未來的影視傳媒將在文化中處于何種位置?它們的功能將體現在哪里,這就需要我們認真思考。我們曾經有過電影的黃金時代,因而所受到的挑戰也不足為奇。確實,電影產生于西方文化的土壤,但電影的誕生和繁榮,使之成為集閱讀、觀賞和獲取審美快感為一體的一門綜合藝術。電影將文學藝術帶到了現代人的面前,使一部分非文學專業的讀者和觀眾只需要花上一兩個小時時間就可以看完一本濃縮的,長達數百頁的文學名著改編的電影,并且能夠獲得感覺和視覺上的巨大享受。所以我想,影視占有的空間,也擠壓了文學所占有的空間,這本身對文學市場就是一個強有力的沖擊。同時我們也不能忘記,一部電影的成功也會對文學原著帶來暢銷。我們在上世紀50、60年代看到的電影《悲慘世界》、《安娜卡列尼娜》、《紅與黑》等在很大程度上也促進了文學作品的成功,使得作家的名字在中國家喻戶曉。80、90 年代,根據王朔、莫言、余華等人的小說改編的電影,比如《紅高粱》、《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陽光燦爛的日子》、《大紅燈籠高高掛》、《活著》等也促進了原作者的走紅。電視業在80年代的普及和推廣曾一度對中國的電影業產生過沖擊,但相當一部分觀眾并不滿足僅在電視上觀看這些電影,較多的人選擇買票進入電影院觀看根據文學作品改編的電影,甚至一部分人在觀影結束后會選擇購買文學原著進一步仔細研讀。曾經先后出現過的“圍城熱”、“三國熱”也使得這些文學經典走出象牙塔,走進了大眾的生活中,實際上起到了原作者始料不及的后啟蒙效果。這一現象的出現,無疑為當代文學研究者提供了當代文化研究的文本和亞文本,同時也為超學科比較文學研究的學者提供了文學和電影比較研究的范例。近年來也有些票房火爆且深受觀眾歡迎的影視作品,如《建黨偉業》、《建國大業》?!督ㄜ姶髽I》和《戰狼2》等。這些電影并沒有現存的優秀文學文本,但仍然獲得了巨大的經濟和文化上的成功。由此可見,中國的電影業始終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了100多年的歷史。這其中有政治的變化,也不乏經濟杠桿的作用,還有其他媒體的擠壓作用。直到現在,在這個全球化媒體的時代,它仍然頑強地存活了下來,并在人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中發揮著其他媒體無法代替的作用。

  今天中國電影所面臨的挑戰,一是商業大潮的沖擊,它使得一批頗有實力的編導,不惜為企業和商業而制作,因而丟棄了藝術家的良知。二是在大眾傳媒業曾經獨領風騷的電視,也已感覺到了全球化時代網絡的影響,更何況需要更為精湛的藝術創造、更多的資金投入和更大制作的電影。因此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新問題便是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快,電影將發揮什么樣的功能?在網絡的覆蓋和電視普及的雙重壓迫下,電影能取得它的再度輝煌嗎?我想,這應該是是我們研究人員重要的課題之一。有人曾經被今日網絡時代的網絡霸權做出這樣的預測:“在網絡時代,由于人人都可以上網,每個人既是接受者也是傳播者,傳統媒體中的傳播者和接受者的對立將不復存在?!边M而這位學者在15年前這樣預言:“在媒介方面包括兩種趨向,一是傳統媒介在文化層面上的消失,即網絡里的全息文化對傳統媒介里的大眾文化的代替,網絡里的雙向溝通對于傳統媒介里的單向溝通的代替。二是傳統媒介在現實的消失,即現實生活中的報紙雜志、廣播電視等都將基本消失?!彪m然傳統的報紙雜志并沒有消失,但它們依然經受了巨大的沖擊。

  對傳統媒體之命運的這種擔心雖不無道理,但多少帶有夸大其詞的成分。如果情況果真如此的話,首當其沖的恐怕并不是報紙和雜志。因為從閱讀者心理的角度來看,在網上閱讀篇幅較短的文章或學術論文恐怕令人難以接受。人們要么下載網上的這些資料閱讀,要么干脆坐在沙發上閱讀一些制作精美的雜志。而觀賞電影則不同,對于只想知道故事情節或瀏覽電影畫面的普通觀眾來說,在電視上和在網上觀看電影也許更為便捷,并且稍不滿意就可以無情地按下遙控器或者移動鼠標。這樣看來,電視所受到的沖擊可能更為直接。所以毫不奇怪,電影電視工作者開始關注將電影和電視的長處結合在一起的一種新的探索。今天人們對電影的制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制片人和投資者要想在廣大觀眾中收回資金,就必須想盡辦法,在演員的選擇、后期的拍攝和后期的剪輯制作方面滿足最廣大觀眾的基本審美需求。因為是他們操縱了電影的市場,是他們在挑選那些滿足自己需求的藝術傳播媒介。即使少數幾部主旋律電影、商業大片的巨大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也取決于題材的新穎和情節的動人,再加上名演員的加盟等因素。因此,僅僅憑行政命令促使電影暢行無阻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我們相信,網絡是無法取代我們的文化生活的。世界是多姿多彩的,人們對藝術的欣賞也是不同的。后現代社會使得人們對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著多種選擇,同樣,對審美方式和娛樂也有著自己的選擇。電影電視和網絡雖然都屬于傳播媒介,但它們各自的功能都有所不同。他們各自只能滿足觀眾某一方面的需要,而不能彼此取而代之。因此在相當一段時間內,這三種媒體之間的關系,并非是全然對立,而是互動和互補。如果就其覆蓋面和影響面來說,網絡的影響力是最大的。就其藝術等級而言,首先是電影,其次是電視,最后才能是網絡。毫無疑問,一些文化垃圾和低級趣味的東西是永遠無法進入到藝術的殿堂的。


(南京大學藝術學院碩士研究生邵佳瀅整理,王寧老師修訂)


主編 | 周計武

文編 美編 | 張穎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南大文化研究 Cultural Studies

聲明

本公號推送的所有原創文章均得到作者授權。歡迎轉發分享,但禁止所有未經許可的轉載,南大文化研究將保留追究此行為的權利。如需轉載或其他事宜:

聯絡郵箱:culstudies@163.com


动画淫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