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淫母

logo
當前位置:首頁> 熱門排行 >黎瑞剛:新興的未來媒體是一種什么形態?
熱門排行

黎瑞剛:新興的未來媒體是一種什么形態?

2020-05-22 09:19:02

導讀

11月18日,上海,“百聞不如一見”華爾街見聞全球核心用戶晚宴,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華人文化控股集團黎瑞剛董事長致辭。在致辭中黎瑞剛提到:今天結構出來的是一種新的媒體形態。這種媒體形態不是一個簡單說沒有紙質就是新媒體,而是更重要的是媒體形態背后的信息組織方式、傳播方式,以及用戶的分享方式,形成了一個革命性的變局,這才是新興的未來的媒體。

??

以下是致辭內容:

??



謝謝曉鵬,很高興今天晚上跟大家在這里見面。我是兩天前跟曉鵬在烏鎮互聯網大會上聊了一下,他跟我說今天有這個論壇和聚會,希望我能夠作為投資方一起參加,跟大家說幾句。


今天在座的很多大佬,差不多都是華爾街見聞的用戶。我進入投資領域還是根底很淺,短短幾年的工夫,而且在一個相對垂直的領域開始做投資,側重于戰略投資和運營。

??

曉鵬給我寫了一個Email,希望我講講故事,怎么看中了華爾街見聞,希望更多從個人的體會說起。這個我倒是可以說說。

??

剛才曉鵬也介紹了,我做華人文化之前,擔任了上海文廣SMG前后十幾年的總裁。其實在這之前我有一段不長的時間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學習??上耶敃r沒有學完,也沒有拿到學位就回來了。那時候我是帶著一種非常強的好奇心,紐約當時2001年911剛結束,在那個環境中間觀察媒體的生態。

??

大家回想那個年代的時候跟今天的移動互聯網爆發完全不一樣。那時候911以后因特網泡沫剛剛破滅掉,資本市場跟今天相比是另一種局面。但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在這樣一個環境中間,近距離地觀察媒體的很多運作,我希望能夠在美國這樣一個資金流和資訊流交融的市場環境中找到一些靈感,一些回來以后可以參與國有媒體改革的靈感。


當時我看到了財經資訊領域,像CNBC非常強,但后來知道CNBC不是單獨的媒體,它屬于一個數據集團,也就是道瓊斯。這讓我開始意識到數據和資訊之間擁有很重要的關系。當然那時候CNN還有一家財經頻道CNN FN,今天已經消失了。


那時候還有另外一家對我來說很新鮮的機構,BLOOMBERG,當時它是做終端的,但也有電視和雜志。這讓我意識到B2B的數據終端業務,也也可以衍生出財經媒體業務,服務于專業人士,同時也服務于公眾。


在美國蓬勃發展的資本市場背后,整個市場驅動的一個重要角色就是媒體,數據開發業務和資訊采集業務相互之間的交融關系,這個當時在中國是沒有的。


2002年我回到上海以后,開始接手SMG的工作,當時在SMG上海文廣下面有兩個跟財經相關的媒體,分別是東方人民廣播電臺財經頻率和上海有線電視臺財經頻道,我覺得這兩個可以做更多地協同,就把廣播和電視合在一起了,推出了“第一財經”的品牌,一個是音頻,一個是視頻,共用一個品牌,資源共享。第二件事,我覺得也許可以多做一點探索和衍生,又推了一張《第一財經日報》,后來就辦了《第一財經周刊》,這樣就有了平面的報紙雜志,又有了電子媒體的廣播和電視,形成了立體化的傳播格局,而且日報和周刊是跨地域發行,解決了電視和廣播的地域局限。


再后來,覺得專業財經頻道還是有更大的市場需求,但還是上海區域媒體,還不能夠完全發揮自己的影響力,覺得要跨地域的發展,所以又一度第一財經頻道拿下了寧夏衛視,把寧夏衛視變成了財經頻道。后來我也離開了上海文廣,因為各種原因這個策略被調整了。


我們當時還有一些別的夢想,雖然半懂不懂,但覺得數據業務要做。我就找道瓊斯談,曾經一度第一財經還跟道瓊斯發布了一些指數產品,是一個很初級的探索。這就是當時互聯網還沒有完全發育起來,我相信財經資訊一定是巨大的金礦,創造一種觸達用戶無縫連接的財經信息供應,這里面有巨大潛力。當然,無法回避的是,這些媒體的探索在進入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領域的時候,仍然有技術和體制上的局限。


在過去這兩三年中間,我開始轉移了一個平臺,從上海文廣的平臺轉移到了今天我所在的華人文化這樣一個投資加運營的平臺,專注于媒體和娛樂行業,同時也專注互聯網,包括線下的機會。


在這個新平臺上,我依然對財經資訊有著非常濃厚的興趣,一開始我的思維重點還是在如何布局和打造有影響力的財經專業媒體,這樣就有了我們和《財新》雜志團隊的合作。華人文化應該是在兩三年前投資了財新雜志,包括財新網。我們希望能夠投資一些有擁有專業話語權和影響力的媒體,帶有意見領袖性質的品牌媒體。

??

但在這個過程中間,我始終跟團隊講,我們還能不能找到一些新的媒體形態,它的內容生成方式、傳播方式,以及的接受方式都是全新的。憑著這樣的邏輯走,在尋找投資標的時候,我們發現了華爾街見聞。




曉鵬講得沒錯,我第一次跟曉鵬見面,是在我們一個狹小的會議室里,他拿著PPT跟我講他們整體的運作和理念。當時我還不太了解他以前的背景,曾經在紐約做駐外記者,回來后和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開始創業。但是當時我已經下了這個APP,成為他們的用戶,關注他們。我開始意識到,這就是我們需要找到的一種新的媒體形態。移動互聯網是一個劃時代的技術應用,改變的不光是我們對資訊的移動及互動接收方式,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們很多產業的組織方式,改變了信息的采集和生成方式。很多信息、很多資源的組織方式,被移動互聯網首先把你解構了,然后重新用一種新的分享方式再結構起來。


以前我所做的探索,都是基于傳統媒體的基礎設施上建立的信息結構方式。移動互聯網把它解構,今天結構出來的是一種新的媒體形態。這種媒體形態不是一個簡單說沒有紙質就是新媒體,而是更重要的是媒體形態背后的信息組織方式、傳播方式,以及用戶的分享方式,形成了一個革命性的變局,這才是新興的未來的媒體。

??

應該說我們參與了華爾街見聞以后,我們跟曉鵬的團隊經常有一些互動,我也非常關注,這也是我個人使用頻率最高的幾個資訊類APP之一,基本每天都要看一些。不光他們的時效,最近這個階段我發現他們在引導話語權上的能量和能力也在不斷的提升。

??

總結來說,我相信我個人對于這種資訊方式的不斷演變的探索,也是代表了在過去十來年過程中間,整個中國的投資界,中國的媒體界等等各行各業追逐新技術、新趨勢的一個縮影。我把這個經歷跟大家分享,也希望大家在這中間找到共鳴,我們也共同祝福華爾街見聞能夠越做越好,我們永遠相信,不管是怎么樣媒體技術和渠道分享的進步,最后重要的是背后專業的團隊提供專業的內容,讓我們共同祝福華爾街見聞。謝謝!




內容產業報道第一媒體

微博 @刺猬公社

合作、轉載事宜請聯系微信號yunlugong

投稿郵箱ciweigongshe@126.com

網站www.ciweigongshe.net

动画淫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