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淫母

logo
當前位置:首頁> 熱門排行 >江湖眾生丨幣圈“媒體”名聲不保,亂象為何?
熱門排行

江湖眾生丨幣圈“媒體”名聲不保,亂象為何?

2020-10-14 06:30:18


這年頭,熱門“不太好上”,往往是沒成網紅倒先成了靶子——近日,有媒體刊文《泡沫破滅大勢已定,幣圈“媒體”還能一直浪?》,直接將槍口對準了幣圈“媒體”。文中指出,目前的區塊鏈行業中,以金色財經、幣世界為代表的“媒體”紛紛被業內指責有償薦幣誘導投資人、以“私募”之名變相推介ICO。



文中爆料稱幣世界營銷刊中快訊單條2個以太坊(價值約1萬人民幣),專訪一篇15個以太坊(價值約7.5萬人民幣);而金色財經的創始人杜均“同時是數字貨幣交易所火幣網、節點資本創始人。身兼數字貨幣‘媒體’、承銷商、坐市商三重身份,金色財經不單是一個服務于投資者的媒體平臺,更像是為‘割韭菜一條龍’而服務的一個重要工具?!?/span>


“被點名”事件“一石激起千層浪”。事實上,近來關于幣圈“媒體”的負面消息就一直沒斷過——


1月,金色財經就疑似遭內部人員自曝黑幕,隨后,幣世界的工作人員發文“聲援”,雖然隨即被金色財經官方APP “辟謠”為不實消息,但背后真相究竟如何,還是引起了不少人質疑。



2月,自稱綜合性區塊鏈媒體的六點公會圈錢跑路。據悉,2月10日,所有投了項目的人都被踢出六點公會500人大電報群,客服私聊發送了一個新的VIP電報群鏈接,投過的人進群。2月12日凌晨一點,六點公會所有電報群刪除、網站刪除、涉及人員賬號刪除,然后憑空消失。據統計,此次六點公會跑路后,約40人損失了309個以太坊,合計人民幣約三百萬。


此外,一個叫小羽漫談區塊鏈的公眾號代投也是如此,利用微信公眾號的影響力搭建社區,建立信任感后,投資人甚至連白皮書、網站都沒看,就直接將錢轉給群主,結果收到一堆分文不值的“空氣幣”(LIM),損失慘重。


除了這類典型的詐騙事件外,近來,幣圈“媒體”也是一片剪不斷、理還亂的“混沌”狀:


一方面,幣圈“媒體”數量野蠻增長。據了解,基于區塊鏈概念及幣圈資訊的火爆,僅從2018年初到現在,就已有數百家區塊鏈自媒體誕生。


其中,除部分主流媒體開設的區塊鏈板塊,如人民日報網的區塊鏈板塊,鳳凰網區塊鏈板塊等,其消息比較靠譜之外,新媒體界則魚龍混雜、良莠不齊——趕風口新注冊的賬號比比皆是,而指望站在“風口”上被吹起來的老舊賬號也不在少數(可能前幾天還是個雞湯號、寵物號運營者,這兩天改個名字就搖身一變成了一位“區塊鏈達人”)。


對于專業知識欠缺的“吃瓜群眾”來說,這些“媒體”就成為很多投資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窗口,但這背后,文章質量、消息來源等很難有可靠的保障。



另一方面,部分幣圈“媒體”報道消息不準或動機不純。比如前幾天,就有“媒體”大肆宣傳華為進軍區塊鏈手機的消息,對此傳言,華為終端董事長余承東回應稱“我都沒聽說過”!此外,“無利不起早”,幣圈訊息如此火熱,自然會“滋養”出一大批“逐利者”,而這些自媒體基于“逐利”特性的報道、文章自然含有大量的“水分”。


據了解,部分自媒體通過流量吸引地下ICO項目,將項目對接至交易所上幣,項目方則提供服務費、軟文費;發幣之后,自媒體還會通過發布文章、測評等方式炒作代幣價格;有些甚至炮制監管部門的新聞,以期提振“幣市”。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場,“炒幣”有需求,媒體的有償報道也隨行就市——據“鉛筆道”報道,區塊鏈已經出現天價軟文,點擊200要價10萬,令人咂舌!


嚴格來講,在國家明令禁止ICO的大環境下,部分幣圈“媒體”的代投項目和“炒幣”的地下操作可謂游走在違法的邊緣,有的甚至已經構成了違法事實。對于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國家始終保持著密切關注,也已推出了相關的監管政策,不過,就目前的行業情景來看,現實往往是“摸著石頭過河者”與“渾水摸魚者”并駕齊驅。雙兔傍地走,實難辨雌雄。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區塊鏈行業自上而下都需要監管,其中不僅包括相關金融機構與企業,還應當包括相關媒體。只有從源頭上控制好不必要的風險,才能使行業良性運營,也才能使區塊鏈媒體匹配其自身職能,而不是淪為幣圈用來“割韭菜”的那把鐮刀。



圖片來源于網絡

金融科技江湖對該平臺所刊載的原創內容享有著作權,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你或許還想讀:

中國式金融監管:銀保會主席郭樹清兼任央行黨委書記、副行長

萬字長文揭盅區塊鏈的八大痛點

全球首家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大學在牛津誕生,英教育部認可學位

最高30億?牌照又貴了……

动画淫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