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淫母

logo
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動態 >濟源90后女孩欠下賭債失聯 傷心母親求助媒體警醒他人
原創動態

濟源90后女孩欠下賭債失聯 傷心母親求助媒體警醒他人

2021-02-04 15:15:11

點擊上方藍字"濟源人的圈"看你想看

珍愛生命,遠離賭博,生活中,有許多人不顧家人和朋友的勸阻,身陷賭博泥潭,給自己和家人帶來慘痛的代價。濟源市90后女孩,就因受了鼓動和誘惑,身陷賭博泥潭,欠下巨額債務,不得不逃離家鄉躲債。3月30日,小萍的母親找到記者,含淚講述了小萍不堪回首的過往,希望以此警醒他人,賭博害人,遠離賭博。

一位母親口述:失聯的女兒被告上法院

3月29日下午,濟源市五龍口鎮裴村52歲的魏女士,央求和記者見面。原來,由于欠下債務,別人將她的女兒小萍(化名)起訴到了法院。29日當天正是法院開庭審理的日子。

面對記者,她神情落寞,一籌莫展。魏女士稱,女兒從2018年春節開始,外出躲債,一度手機失聯,至今不敢告訴家人確切藏身地址。3月中旬的一天,女兒突然微信里告訴她,她收到了濟源法院的開庭通知。女兒說,之前在賭桌上欠下的高利貸的人將她告到了法院。她自己回不來,希望母親替自己到法院說明情況。

得知情況后,魏女士又恨又氣,她猶豫了,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出庭。自從女兒小萍外出躲債后,她已經3個多月沒有見到女兒了,不知道女兒的任何音訊。她最終決定到法庭,見見女兒的債主。

面對賭桌上借給女兒8萬余元的人,她控制不住情緒,開庭的當天,她在法庭上和借錢給女兒的人吵了一架,“不分青紅皂白就把錢貸給她,然后再理直氣壯找到家里去鬧,再告到法庭,掙這錢,不虧心?”。

她告訴記者,她昨晚12點多才睡下,但早上4點半就醒了,再也不瞌睡了。她傷心的說,自從女兒失聯后,她經常這樣,甚至整晚上都睡不著覺。

記者了解到,今年52歲的魏女士,家住濟源市五龍口鎮的一個村莊里。丈夫是個貨車司機,在外跑車,很少在家。魏女士則在濟源市區一家電子企業工作。魏女士說,丈夫今年50多歲,只有小學文化,加上有重男輕女思想,從小對女兒“不聞不問,要錢也不給”。

?曾經孝順懂事的女兒“變得不正?!?/strong>

?在魏女士印象中,女兒小萍1991年生,今年26歲,“從小性格強勢”。女兒上學很讓她費腦筋,小萍不想上學, “學不進”。16歲開始,小萍到城里打工,先是給人賣衣服、當售貨員。直到有一天,女兒到一家茶社工作,每月有了2000元的工資。魏女士說,那時的女兒很孝順,每個月都會往家里交上500元錢,貼補家用。2015年以后,女兒小萍很少回家,也不上班,成了“無業游民”,開始在市內租房住,很少回家。

2016年底,女兒突然回家,第一次讓魏女士給她借錢,稱自己在網上做生意。她提出讓母親借給自己1萬元錢。2017年3月,小萍仍以做生意的名義,讓魏女士通過“小額貸”,為她貸了1.5萬元。2017年4月,小萍再次讓她給自己借1萬元。多次借錢以后,魏女士漸漸發現,小萍言行變得不正常。

小萍唯一的弟弟小剛(化名)今年25歲,目前在新鄉一家公司上班。2017年4月,當他還是一名在校大學生的時候,他接到姐姐打來的求救電話,“趕緊回來弄錢,別人要把我逼死,要不,我就跳樓!”二話沒說,弟弟小剛趕緊從許昌的學校請假回家,以自己的名義給姐姐貸款2.5萬元還債,由于不夠,小剛又從朋友處借來2.6萬元。

面對母親的責怪,兒子小剛說,“我就一個親姐,她遇到難處了,我不幫她,誰幫她!”這一刻,魏女士才知道女兒小萍之前借錢是咋回事,原來,所謂的做生意其實是賭博!

魏女士瞬間驚呆了,她流著淚追問女兒,“賭博點在哪?”憤怒之下,她想到了報警,“想讓警方把賭博點端了!”但多次無論怎樣追問,女兒始終不說。

再后來,女兒小萍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但凡每次回家,總是哭鬧著問家里要錢。自從知道女兒賭博后,魏女士再也沒給過女兒錢。女兒小萍恨恨地說,“你不是我親媽!”在魏女士看來,過去印象中孝順聽話的女兒,如今變得沒有理智。

女兒小萍氣急敗壞,稱“你想讓高利貸的人把我逼死!”魏女士好意苦勸女兒,“染上賭博和吸大煙有啥區別?”但小萍已經輸紅了眼,不以為然,聲稱“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魏女士苦勸女兒,但小萍早已聽不進去。

?女兒懺悔反復稱:“再也不賭了!

?記者從小萍手機發給魏女士的文字中,了解到了小萍沉迷賭博的過程。2017年的春天,經人介紹,有人介紹她到設在濟源某小區的賭場上幫忙,說是“天天給她發工資”。事后,魏女士聽小萍說,共發了兩天工資,第一天領了5000元。小萍很開心,說賭博的人很好,給自己不僅發工資,還發零花錢。

之后,看到賭博來錢容易,加上其他人的鼓動她“一起?!?。小萍稱,自己起初根本不認識牌的大小點,全憑開設賭場的老板,在一旁幫她辨認牌九點的大小。剛開始,小萍贏了錢,但后來又把贏的錢全輸了?!拜斄?,就要翻本!”,她回家騙母親說,自己在網上做生意,讓母親出面貸款。緊接著,她催促上大學的弟弟回到濟源,為自己出面貸款、借錢。小萍稱,弟弟小剛、母親魏女士給她辦理的貸款、借款,最后全輸了。

小萍稱,債主們讓她當場打欠條才能走?!拔乙粋€小姑娘,沒有辦法了,只好給他打了欠條”,接下來,債主們逼著要利息,“一萬一天給一百利息”。沒錢給債主們利息,“他們就打電話罵我,威脅我,為此我爸爸不要了,我有家不能回”。

魏女士稱,全家人因為女兒賭博,為此背負了十幾萬元的賭債,至今家里每月要還貸款,“還需一年才能還完”。

時間久了,魏女士隱隱約約感覺到,小萍欠下的賭債應該遠不止十幾萬,應該至少50余萬。

小萍電話中反復懺悔表態,“再也不賭了!”但魏女士感嘆,“一切太晚了!”

失聯前女兒稱:“要去外地躲債,不能在家了!”

從小疼愛小萍的姥姥身患癌癥,生命垂危,全家人焦急的奔波在醫院,忙前忙后。2017年底,在全家人日夜奔波在醫院,為小萍姥姥病重,憂心不已忙于照顧的時候。一天深夜兩點,小萍給魏女士打來電話,她緊張的催促母親,“放高利貸的人追著要賭債,不中,弄點錢到外地躲一下”。害怕女兒找借口重新去賭,魏女士沒有理會。

魏女士說,女兒躲債前告訴她,“要去外地躲債,不能在家了!”要債的人就蹲守在門口,一出去就會被抓住要錢。

小萍姥姥去世后的一天晚上11點,小萍突然打來電話,電話中傷心欲絕,聲音哽咽,恨母親當初為啥沒攔著不讓自己走,以至于沒有見上姥姥最后一面。魏女士說,小萍從小跟著姥姥長到了6歲,和姥姥感情很深。

2018年春節,由于小萍出外躲債,電話失聯。在醫院的魏女士,突然接到一個陌生女子打來的電話,稱小萍拿走了她價值3萬余元的首飾,至今沒有還錢。醫院里,盡管此刻家里連小萍姥姥的醫療費都交不起,但魏女士電話仍表示,“你別逼閨女了,這錢我來還”。

她說,之前曾希望女兒找個好人家,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但如今想法變了,“不敢想”。如今,她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女兒遠離賭博,把賭癮戒了。魏女士紅了雙眼?!坝酗埶徒o饑人,有話說給知人”,她向記者表示,她不懼威脅,“你們可以用我的真實姓名,把我的遭遇宣傳出去,讓國家嚴厲打擊那些危害社會的人渣,保護那些沒有社會經驗、心理單純的孩子們吧!”。

她感慨自己已經五十多歲了,有退休金,原本應該享受天倫之樂,但如今卻為需要償還女兒欠下的賭債,不得不兼職多份工作奔波打拼。她說,為了給女兒還債,她先后在工地當小工搬磚,到飯店去端盤子。25歲的弟弟小剛,仍然要從自己工資里,每月為姐姐還上2000元左右的債務。

對于女兒染上賭博,盡管魏女士心里有些生氣,但她同時表示,內心有些愧疚和心疼。

截至4月27日,女兒離家已經5個月了。她想讓女兒知道,自己又剛找了一個給人做飯的工作,每個月會有2000元的工資。她盼望女兒盡快回到身邊,過上從前的日子,“讓她在家,哪怕啥也不用干,我愿意掙錢來養她,替她慢慢還債”。

律師觀點:非法借貸關系不受法律保護

河南劍光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國森表示,根據法律規定,出借人明知借款人是為了進行非法活動而借款的,其借貸關系不受法律保護。如:明知個人借款用于賭博、販賣假幣、販賣毒品、走私等非法活動而借款給他人,其借貸合同不受法律保護。此外,對行為人還要處以收繳、罰款、拘留,甚至追究刑事責任。

來源:猛犸新聞·東方今報

动画淫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