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淫母

logo
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動態 >鼻尖在哪:兩本書關于自媒體侵權的觀點
原創動態

鼻尖在哪:兩本書關于自媒體侵權的觀點

2021-02-05 10:10:32

上篇文章講到:自媒體發聲要尊重事實、文明說理,懂得“揮舞拳頭的自由要止于他人鼻尖”。那么問題來了:鼻尖在哪?自媒體被訴的前例本來就不多,有針對性的法律法規也有限,因此讓我們來借鑒一下學術界的觀點。


1.梁治平在《名譽權與言論自由:宣科案中的是非與輕重中的觀點

在此書中,梁治平旗幟鮮明地表達了“宣科案判決是錯誤的”的觀點,對名譽權和言論自由的關系的辯證論述堪稱經典。他指出,一方名譽受到貶損總是另一方行使其言論自由權利的副產品。這意味著任何名譽權案件都包含了名譽權與言論自由兩種權利之間的緊張。因此,如何在具體案件中權衡輕重、尋求平衡,實際上是對于名譽價值和言論自由價值這兩種價值體系的認知。言論自由不僅是一項基本人權,一項對于我國雖有諸多困難但必不可少的政治權利,也是實現憲法38法保護的公民人格尊嚴的必要條件。因此,當面對名譽權和言論自由的沖突的時候,往往很難判斷哪種權利優先,而且無法就言論自由的范圍發現任何現成的答案。實際上,它必須在法律的價值體系的整體框架下,仔細考察特定案件中言論的性質、目的以及名譽權主張的內容和目的等,最后根據具體情況,對權利保護的優先性做出權衡和判斷?!?/span>

何謂批評?批評就是表達見解、就是褒貶人、物。真正的批評往往是令人不快甚至令人難堪的。這是批評的性質使然,也是批評的價值所在。批評激發人們的思想,促進思想的交流和交鋒,從而有助于形成有價值的公共意見,令每一個人和全社會從中受益。批評可以有不同類型,采取不同方式,展示不同風格,它可以是溫和的,也可以是尖銳的;可以迂回曲折,也可以直截了當;可以是嚴謹縝密的,也可以是大膽夸張的。批評的言辭可以是學術性的,也可以是文學性的;可以是科學的,也可以是藝術的;可以是中和的,也可以是辛辣甚至刻薄的。只要不是惡意捏造事實、揭人隱私或者無端謾罵,批評的天地寬廣無際。言論自由并非只許歌功頌德、一團和氣,它的真意更是要保護種種批評的言辭和令人不快的見解。如果這些言辭和見解都能得到容忍和保護,社會的生機和創造性便得到維護,學術、藝術、科技的發展就能得到保持。當然,有好的批評,有不好的批評。好的批評傳頌廣泛,流傳久遠;不好的批評往往曇花一現,然而不論批評正確與否、全面與否、公正與否,法律只考慮批評的法律上的界限,一個必須通過嚴格標準來確立的界限,那就是,特定情況下,言論自由的行使是否因為危及社會中某種更重要的價值而必須受到限制和制衡。?


2.楊立新在《中國媒體侵權責任案件法律適用指引》一書中的觀點

他指出:“自媒體屬于新媒體,法官審理媒體侵權責任案件,應當注意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的區別,充分關注新媒體的傳播特性對媒體侵權責任構成條件的影響?!?/span>“在媒體侵權責任中,侵害名譽權的侵權行為主要表現為,一是事實失實,二是評論不正當。事實失實,是指發表的信息中涉及的事實不真實,造成了被報道人的社會客觀評價降低,使名譽權受到損害。評論不正當,原本是說正當評論不構成侵權,因為評論是觀點,一般不會構成侵權責任。但是,如果評論不正當,侵害了被評論人的名譽權,造成其社會評價降低,同樣構成侵權責任。如果網絡用戶在自媒體上發表評論,沒有事實失實,沒有有損被評論人人格尊嚴,即使言論過激,但在可以容忍的尺度之內,也不構成侵權責任?!?/span>


綜上,自媒體被訴侵犯名譽權,司法標準應有所倚重,需要判斷:自媒體發布的言論是否歪曲事實、捏造虛構,是否存在惡性謾罵,如果不是,而是站在客觀的立場上進行批評,即使原告聽起來比較刺耳,甚至用了些夸張的文學修辭方法,也難構成侵權。自媒體的評論得到法律保護,是對公民言論自由的捍衛。對自媒體而言,在合理范圍內,言論得到自由發揮,能保證內容的真實性和可讀性,長遠來看有利于被批評行業良性發展。我們可以這樣說,“鼻尖”不在于說了不好聽的話,而是在于“說的是不是事實”和“說的方式是不是惡性謾罵,造成對方社會評價降低”。



动画淫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