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淫母

logo
當前位置:首頁> 歌單 >新媒體下的“鏡中我” | 別讓社交網絡成為你的魔鏡
歌單

新媒體下的“鏡中我” | 別讓社交網絡成為你的魔鏡

2020-10-03 09:08:00

請配合wifi食用

叮,你梨已上線。



Who am I ?

Where do i come from?

Where am i going?




點擊邊框調出視頻工具條
? ?


在網上偶然刷到這個視頻,突然想起了美國社會學家查爾斯.霍頓.庫利于1902年在《人類本性與社會秩序》提出的的“鏡中我”。他認為,人的行為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自我的認識,而這種認識主要是通過與他人的社會互動形成的,他人對自己的評價、態度等等,是反映自我的一面"鏡子",個人通過這面"鏡子"認識和把握自己。因此,人的自我是通過與他人的相互作用形成的。

不難看出,我們所認識的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我們的鏡子,而我們自己對自己的認知逐漸被外界因素影響。導致主觀因素被消解。





1

關于鏡中我

庫利認為問題不在于承認個人或社會哪一個處在優勢,而是要考慮個人如何存在于群體之中,以及群體如何存在于個人之中。與他的群體論相一致,他假定:"一個單獨的個體是未曾經驗過的抽象;同樣,一個社會,當被視為與個體分離的事物時也是如此。真實的是,人的生活可以從個人方面去考察,也可以從社會的,即總的方面去考察。

因此,認得自我是在與他人的聯系中形成的,這種聯系包括三方面:

1.關于他人如何"認識"自己的想象;

2.關于別人如何"評價"自己的想象;

3.自己對他人的這些"認識"或"評價"的情感。

庫利的“鏡中我”概念將自我意識分為三個階段:

1.我們設想自己在他人面前的行為方式;

2.在做出行為后,我們設想或理解他人對自己行為做出的評價;

3.我們根據對他人的評價的想象來評價自己的行為,并據此做出下一步反應。


2

互聯網時代下的“鏡中我”:

在社交網絡大行其道的今天。我們足不出戶就知道每時每分發生在地球上的新鮮事。不得不承認,各大平臺為我們提供了一個信息影院。我們每個人都是這個影院的受眾,進一步來講,由于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我們每個人從受眾變成了用戶。便攜式電子設備的兼容功能讓我們從一個接受者變成了傳播者?!叭巳硕加宣溈孙L”不僅滿足了信息的需求量,還滿足了個人的使用與滿足。



我們通過140字的“微革命”去發布我們想傳遞的內容。慢慢的習慣通過點贊和評論來確定和自己引起共鳴的人。再逐漸變成通過他人的評論和點贊量來評價自身的人。

就這樣,互聯網成為了“鏡中我”中一面強大的鏡子。承包了我們大部分的喜怒哀樂。


3

變質的“鏡中我”:

每個人都有照鏡子的習慣,就像Meaghan在Ted演講中描述自己的小侄女一樣。從最初我們從自己的身上找自己,到之后通過首屬群體找自己,到現在通過大眾社交找自己。我們開始靠別人的評論去評價自己,慢慢活成了非中心的自我。



從視頻中看到一個小女孩把自己的視頻發到YouTube上,配上“我美嗎?”的文案,果然不出所料,這個小女孩收到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其實并不知道小女孩的初衷,不管是因為尋找自我認同感還是缺乏自信心,都不該“以網絡正衣冠”。不難想象一個未滿十歲的孩子看到那樣的言論會作何感想。像這種小女孩的“自我認證”視頻和照片還有很多,想來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

前不久上映的很熱的一部電影《神秘巨星》,講的是一個女孩懷揣音樂夢想最后夢想成真的故事。在電影伊始,女主(神秘巨星)將自己的演唱視頻發布在某網絡平臺上。在互聯網面前,在等待陌生人的“贊賞”時,她變得焦灼、困苦甚至茶飯不思。

細細想來,我們又何嘗不是,很多人通過自己的文案的點擊量來確定自己人際交往的優異;通過評論來評估自己朋友的多少。


4

社交現實

不知從何時開始,人們成為了互聯網中的社交達人與現實生活中的社交恐懼癥患者。

“點贊量高了就是朋友多,認同感高,甚至是個人價值極大滿足;反之就代表一味的落魄與孤獨?!边@是這個世界的詬病。



我們不再把一天更多的勞作當成充實,而是看自己發布的內容和照片被拍案叫好而感到沒有虛度。

現如今物質極大滿足,我們缺少的是精神的食糧。我們從互聯網上汲取營養,隨時獲得新鮮事。但是濫用社交網絡容易讓我們迷失自我,活成“網絡中的自己”。

最后變成了我們在社交網站中并不發表自己喜歡的內容,而是受眾喜歡的內容。

我們常常因為網絡中一點點攻擊謾罵就輾轉反則,夜不能寐。因為社交網站上的無人問津而否定自己甚至是討厭自己。

試問自己:這是自己想成為的人嗎?


5

沉默的螺旋快樂

除了微博、微信、qq等傳統社交媒體之外。知乎、簡書甚至是支付寶都在互聯網雙向甚至是多級傳播中增加了社交板塊。不管是支付軟件、攝影軟件亦或是閱讀軟件都沒能豁免。我們隨意打開一個軟件,都能找到一兩個聊得來的“朋友”。

可以說這些形形色色的app完成了從人際傳播到大眾傳播的華麗轉身。我們可以通過報刊軟件聊娛樂,通過購物軟件談美食,通過相機軟件說風景??梢哉f社交無處不在。



在大眾傳媒中,我們將“自己與大多數意見相左”這件事當成是一種極大的不合群。為了體現自己的合群和所謂的“正確的想法”,我們為同自己想法相反的觀點搖旗吶喊。面對自己的想法時反而成了沉默的螺旋。結果是自己收獲了大眾的多票數支持,獲得了一種妙不可言的膨脹感。但自己本來的想法卻迷失在自己一往無前的社交認同感中無法重現。

這樣的你收獲的是發自內心的愉悅嗎?

也許你覺得只有和大眾觀點一致了,才能讓自己獲得更多的追隨者,才能讓自己有一種“輿論領袖”的感覺。但是你領袖的是自己的觀點嗎?

當“喪”成了日常用語時,真的是該好好反思了。為什么我們日常喪?大概是因為我們在社交平臺中入戲太深了吧。


6

適度社交:

不可否認,互聯網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了極大便利。我們可以知曉新聞、接收知識、獲得娛樂等等。我們可以通過社交軟件聯系許久未見的好友,發布重要的新聞,提供有價值的內容.....

社交在于分享所見所聞而不是我們自身的反射;它可以是你鏡子的一角,但絕不能成為你的整面鏡子,更何況社交網站上并不是現實生活中自己的全部。



自信是一個寶貴的優點。有許多人沉溺于社交網絡中(尤其是匿名性的)無法自拔,很多是由于缺乏自信,找不到現實中的自我認同感而逃往網絡世界尋找所謂的那個“強大的我“。

很多人在現實生活中受到挫折跑到網上尋求“噓寒問暖”,運氣好的話還可以“抱團取暖”。但我們會發現當發泄內心的不滿之后再回到現實生活中并沒有什么不一樣,有也多半是內心的空虛。

倒不如多看些書來充實自己,多增長些閱歷去提升自己的價值,當達到一定境界時,自信自然就出現了。世界這么大,一起去看看。

有人說在網絡中才能體現出自信,其實這種自信有時候只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自負感”的替身罷了。

適度社交,將互聯網當成有利于自身的工具,而不是我們零點還不眠的“零食”。




一只不定期更新的梨,但也不妨礙我們做好朋友。




动画淫母